欧博allbet注册:杨天石:关于汪荣祖教授严厉批评我的一段话

admin 4个月前 (07-09) 社会 45 0

美国学者陶涵在哈佛大学出书社出书其所著英文传记《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一书后,获得普遍好评。2011年6月,中国中信出书股份有限公司向新闻出书总署申请出书其中文版。2012年3月8日,中央统战部有关机构复函称,该书“对于促进蒋介石研究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总体看本书在政治上无显著问题”,赞成在少量修改后出书。厥后,我应中信出书社盛意之邀,曾为该书中文版《蒋介石与现代中国》作序。最近读到汪荣祖教授《外洋中国史研究值得小心的六大问题》,一文,将陶涵该书列为“问题之五:指鹿为马的传记”。文中,汪荣祖教授严肃指斥拙序说:“我的老友、中国著名的蒋介石专家杨天石,不仅为陶涵之书作序,而且誉之为‘颇具功力的蒋介石传记’。杨兄不是重视史料与史实吗?要找真相吗?‘严谨遵守学术规范’吗 ?陶书里的蒋介石岂非是真实的蒋介石吗?又说:杨兄还大言不惭说,陶著‘大大超越了前此的任何一本同类著作’,在杨兄的心目中,中国出书的那么多蒋传,居然均大大不云云书?研究蒋介石的话语权岂非要交给错误百出的美国人陶涵吗?实在陶涵连专业的历史学者都不是,中文也读不太懂,而我们的专家学者却云云盲从,能无小心!”

荣祖教授的这段指斥很严肃,上纲很高,若干网站转载,有些网站并突出地宣传了荣祖教授指斥我的那段文字,这就迫使我不得纰谬有关情形做些说明。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

汪教授断言,我说过陶著“大大超越了前此的任何一本同类著作”,由此引申,责问我:多年来,“中国出书的那么多蒋传,居然均大大不云云书?”

查拙序原文:“陶涵先生的书,以蒋介石为线索,展现了那一时期中美,包罗台美之间的庞大关系,就这一方面史料、史实的开拓、挖掘来说,其深入水平,大大超过了前此的任何一本同类著作。我以为,这是陶涵先生此书的最大成就,也是其孝敬所在。”

可见,拙序所言,陶著的孝敬仅仅在于对“那一时期中美,包罗台美之间的庞大关系” 这一特定的“方面”,在于他对这一特定方面“史料、事实的开拓、挖掘”,并非指蒋介石的所有历史和涉及的所有研究。

荣祖教授在文中,删去了我的上述诸多限制词,只择取了半句话,云云会误导读者,使读者以为,陶著“大大超越”了此前“中国出书的那么多蒋传”。这真是对我的原意的极大误解。根据荣祖教授的说法,我就成了横扫诸书,唯尊一“陶”之人,这岂非以为我通盘否定了新中国确立以来,众多蒋介石研究者的起劲和成就,将我推到了众多蒋介石研究者的对立面?

实在,一定“陶著”在研究中美关系方面孝敬的并非我小我私家,荣祖教授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例如,荣祖教授文称:“陶涵之书对照可取之处,仅仅是透露了不少美国方面的秘辛。”人所周知,所谓“秘辛”者,意为独家隐秘,人所不知。既然陶著透露了“不少”这样的隐秘,自然是一种高于前人的孝敬。我指出此点,加以一定,有何不能!有何欠妥?

值得指出的是,荣祖教授在严肃指斥我吹嘘“陶著”的时刻,用了“大言不惭”一词。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所谓“大言不惭”者,必定是脱离实际的自我吹嘘。然而拙序中只谈陶著,一定的只是陶著在中美关系(包罗台美关系)研究这一个方面的成就,何曾有一句自我吹嘘之语,我何须“自惭”?粗通文墨的人都知道,“大言不惭”是一个极富情绪色彩的词语。荣祖教授久历文场,著作等身,何以用这样的词语对我?是否用错了场所和工具?

陶涵先生身世于美国国务院中国科,应是研究中国的行家里手。为写蒋介石这本书,他不仅阅读了大量资料,访问了许多人,克服困难,利用了蒋介石的日志,还曾查阅了美国的国家档案和保存在美国的若干中美政军要人,如宋子文、马歇尔、史迪威、魏德迈等人的文献,也研读了许多西方学者关于中国近现代史的著作,因此,我一定该书“颇见功力”,意在一定著者为此书支出的伟大劳动,然则,我并未周全,更未高度一定“陶著”,谓余不信,

请看拙序中的下列文字:

我以为,陶涵先生出生、成长于太平洋彼岸,对中国历史和国情可能会有某种隔膜,在阅读中文文献时可能会有误读,某些叙述、判断不一定准确,有些问题,文献缺如,难免依赖预测,例如,1949年之后蒋介石和周恩来之间的关系,等等。

这段文字,写得很委婉,话中有话,可证我对陶著的瑕玷、不足,是看到的,也是向读者指出的。荣祖教授应该知道,我是在应邀为该誊写序,不是在写书评,不能能将该书的瑕玷逐一枚举,大写特写。

蒋介石是个庞大的历史人物,也是一个争议很大、评价悬殊的人物。大体说来,可分三派,一是通盘一定派,如荣祖教授所指出的国民党诸人,一是通盘否定派,另一派是功过剖析派,即以为蒋介石有功有过,须具体剖析。

拙序指出:

蒋介石这小我私家,职位主要,履历庞大,向来争议不停,尊之者抬上九天,贬之者踩入九地。即以毛泽东言。抗战初期,毛泽东曾称蒋为国民党中孙中山之后的第二位“伟大领袖”,然则时间不长,抗战刚刚竣事,毛泽东即斥之为“人民公敌”。古语云:盖棺论定。蒋介石的棺盖虽然早已盖上,但离论定尚远,争论还可能连续若干年,而且,在历史的生长尚未告一段落,历史的本质尚未充实显露之前,有些问题还可能无法做出结论,自然更难取得共识。

在这种情形下,怎么办?一靠摆事实,讲道理,二靠百家争鸣。拙序说:

中国俗话说:摆事实,讲道理。一样平常生涯中的议论、争执应该云云,历史研究更应云云。所谓摆事实,说的是必须从严酷的、经由磨练的可靠史实出发;所谓讲道理,说的是在叙述史实的基础上,提出头脑,提出看法,作出结论。在这一过程中,前者是基础,是历史著作的根本任务。史实讲清楚了,而且讲得可信、可靠,现代、后裔、以至千秋万代的读者从中自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由此,拙序进一步剖析说:

从总体上,本书是根据摆事实,讲道理的准确原则写作的。你可以差别意他的这一个,或者那一个看法,然则,他所叙述的史实你却必须面临。中国古代大诗人白居易在形貌音乐时写道:“嘈嘈切切庞杂弹。”科学的生长与此类似,它不怕争执,也不怕众声嘈杂。在争执中,在差别看法的探讨、攻难中,真相会显示,真剖析昭明。近年来,关于中国近、现代史,以至关于中国历史的许多问题都在讨论,新见迭出,这是大好征象,是学术活跃,头脑解放的显示,也是“百家争鸣”的显示。陶涵先生本书,从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提出了他对蒋介石其人和对近现代中国历史的看法。他以为蒋介石是个“高度矛盾”的人物,讲了他的功,他性格中的优点,也讲了他的过,他的偏差和瑕玷,这一总体掌握是合适的,两分法的剖解也是可取的。

我之所以为陶著写序,目的就在于提倡这种“摆事实,讲道理”的原则和“二分法”的人物剖析。

固然,陶涵对于蒋介石或许作了过高的评价,未必稳健,也为向来批蒋的荣祖教授所不喜。

我在拙序中指出:“本书的看法仍然可能有些读者赞成,有些读者否决,我在台湾学界的两位老朋友,一位写书评说好,一位则写书评痛骂。这不要紧。只要著者言之成理,持之有故,读者持开放心态,种种意见实在都可以促进我们思索,作为我们在通向展现原形、昭明真理途程中的参照和头脑资料。”

我在这里所说的“写书评痛骂”的作者,记得似乎就是荣祖教授。现在荣祖教授坚持自己的看法,继续“痛骂”,这自然可以。荣祖教授在继续“痛骂”陶著的同时,牵连而及作序的我,自然也可以。不外,说老实话,荣祖教授有意或无意地割裂我的文章,断章取义,生拉硬扯地指斥我“大言不惭”,我是不无遗憾的。然而,我和荣祖教授确是多年老友、密友,他的这种“批错不避友”的精神我仍然是十分佩服的。

人类已经进入确立“运气共同体”的年月。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的生长,必须普遍地吸收其他国家、其他民族文化中的先进或优长之处,历史学也应云云。荣祖教授发文指斥外洋中国史研究中“值得小心的六大问题”,我对此素无研究,和兼通中外的荣祖兄比起来,相距非可以道里计,故不能与荣祖兄讨论此类问题。所希望者,学术界、出书界继续坚持对外洋中国史学的研究和推介,这种研究和推介绝不是将所谓“话语权”交给外国人,而是藉以扩大视野,转益多师,参考借鉴,取长补短,推进中国历史学的生长。

,

联博统计接口

www.326681.com采用以太坊区块链高度哈希值作为统计数据,联博以太坊统计数据开源、公平、无任何作弊可能性。联博统计免费提供API接口,支持多语言接入。

AllBetGamin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欧博allbet注册:杨天石:关于汪荣祖教授严厉批评我的一段话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653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1043
  • 评论总数:252
  • 浏览总数:8137